您好,欢迎来到北方娱乐网 !   
设为首页    收藏本站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娱乐新闻 > 正文

夏之光:红是玄学不能攀比 若不成团接商演还房租

www.bfyule.cn   2019-05-31 15:45:33   来源: 北方娱乐网     责任编辑:晓晓
     阅读:
  小编导读:   关于走“红”,夏之光倒是看得很开。在他眼中,“红”是一种玄学,没必要和别人攀比。无论站在哪里,坚信自己是最耀眼的就好。近日,记者探访《创
 

  关于走“红”,夏之光倒是看得很开。在他眼中,“红”是一种玄学,没必要和别人攀比。无论站在哪里,坚信自己是最耀眼的就好。

近日,记者探访《创造营2019》。图为创造营学员夏之光,他身穿牛仔外套随性帅气,吉他弹唱展现不俗唱功夏之光的创造营之旅,是从一个“幼稚”的表现开始的。

  在初评级舞台上,夏之光随哇唧唧哇学员一起带来了表演《西门少年》。表演完毕后,夏之光和其他三位队友顺利进入A班。意外的是,团队里公认的强实力者彭楚粤却被评为F。面对即将与好兄弟分离,夏之光脱口而出句“我也陪你去F班”。此语一出,夏之光当即被苏有朋指责“你当这个舞台和评审是开玩笑吗”?

  回看当时的表现,夏之光坦言是下意识行为。在夏之光心中,作词作曲编曲各方面都擅长的彭楚粤才是队里最可能得A的那个人。所以当结果公布时,19岁的夏之光毫无遮拦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:希望和哥哥再做一次队友,和他一起“从最底打到最高”。

  夏之光和彭楚粤做队友的缘分始于2015年一档名为《燃烧吧少年》的比赛。在那档节目中,提前接受声乐、舞蹈、形体等专业训练的16名少年被分为两组进行比拼。其中,夏之光和彭楚粤同属舒淇战队。比赛结束后,他们如愿和节目中另7位选手组成了“X玖少年团”出道。

  四年多的相处让他们早已成为彼此家人般的存在。彭楚粤此前在我们采访中表示X玖的兄弟是自己“一生的朋友”。而在《创造营2019》中,彭楚粤和夏之光的“绝美兄弟情”更是随处可见——夏之光会在彭楚粤表演时振臂高呼,为兄弟加油;聚餐环节,彭楚粤贴心给夏之光递上掰好的鸡肉……

  虽然X玖少年团一如既往“团魂满满”的样子让观众欣喜不已,但对于“X玖少年团”,不少观众心中还是会有些遗憾的。毕竟,这群实力不凡的孩子出道后始终没有获得真正意义上的高关注。关于走“红”,夏之光倒是看得很开。在他眼中,“红”是一种玄学,没必要和别人攀比。无论站在哪里,只要坚信自己是最耀眼的就好。

  比赛进行到现在,夏之光或许已经离那个“最耀眼”的位置越来越近了。在25日节目里公布的实时排名中,夏之光位列第七,最终很有可能随11人团出道。

  所以在采访最后,我们好奇,如果最终顺利出道,夏之光考虑好接下来的发展规划了吗?

  稍微令我们意外的是,夏之光给出了一个很诚实的回答:随团活动之余,会把重心逐渐偏向影视。

  原因为何?快去下文找答案。

   进营初期一度很急躁 自信酷炫舞台可以收获女友粉

  记者:比赛到现在,自评一下,觉得自己表现得如何?

  夏之光:状态比刚开始要好很多,最近这段时间超出了我对自己的评估。有拍摄其实可以不用上课的,但我拍摄完也都是回来换完衣服直接去上课,没有缺过一堂课。一开始是强迫自己,习惯了之后发现每天上完课流汗的感觉很爽,找到了中专时的那种感觉。

  记者:刚开始是有什么不好的吗?

  夏之光:刚进营的时候,心态不太好,做事情太急躁,比较负能量,总是以好与坏、公平与不公平去定义所有事情。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用好与坏、公平与不公平来定义的。还是说努力去做好自己。如果努力了没成,那就是时间还没到,接着努力就行。

  记者:已经参加过类似的比赛为什么还会有心态上的问题?

  夏之光:远离很久了,离上个节目快四年了。进来之前会想着说自己要怎么怎么。但是进来之后,大环境会立马改变之前所有的设想。

  记者:这次节目的训练强度跟之前节目相比,你觉得哪个更残酷一些?

  夏之光:那个时候更多的是体力上的累,体力方面要比这个节目强度更大。我19岁再来参加这档节目,更多的是心态上的转变, 18岁之后要思考大人所需要承担的事情。

  记者:在你眼中,大人应该怎样?

  夏之光:作为一个男人的话,最重要的是责任这两个字。说的话要负责任,要尽力地去做好每一件事情,享受生活的每一刻,少抱怨。

  记者:毕竟有之前的成绩在,如果中途被淘汰会觉得有些不甘心吗?

  夏之光:我肯定会往更好的目标去努力。但是去留不是我能够左右的,它也不是以你优不优秀、舞跳的好不好,各方面能力来决定的。就算我努力,中途可能还是会暂别了,我也会觉得说我已经做到了。暂别说明我该闪光的那个时间还没到,我相信这不会是我唯一闪光的时候。

  记者:但其实你现在在外界的关注度还不错。

  夏之光:我觉得有点对不起,自己做的还不够,每次公演都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到更好。节目还差几天就结束了,我只想说把每节课都上好,努力去享受在这的每一天,享受一边走路一边跟别人say hi的样子。但是我的目标不止于在这个节目中。

  记者:你知道粉丝调侃说你“越努力,越多妈”吗?(“妈粉”,指像妈妈一样对待偶像的粉丝)

  夏之光:没有。这件事情是这样,我在进经纪公司之前就发现自己妈粉很多。我觉得很奇怪,就发了一条超话,说我为什么没有女友粉呢,难道因为我不够帅吗?我就努力地想去变A。但是她们说,你越努力,就越多妈粉。我觉得这次有蛮酷炫的舞台,应该可以收获很多女友粉。

  记者:水上运动会那一期大家好奇你和谁学的游泳?

  夏之光:我是真的不了解,我以为我们这几个人没有会游泳的。我真的是从小就被我爸爸扔在游泳池里面,每天都去游泳池里玩。但是呢,我没有学过游泳,我也好久没游了,感觉有点跑味,然后就这样了。

  记者:节目花字调侃你是“一顿操作猛如虎,游了不过五米五”。你自己过后有看回放吗?

  夏之光:没有,我当时游完就一帮人在笑,觉得自己还是别看了。(笑)

  记者:出去之后会考虑报个游泳班吗?

  夏之光:会。因为我平时会健身,还是会去多尝试。

  记者:除了游泳,这次来创造营有get到哪些个人技吗?

  夏之光:站在别人身上翻后腿,被逼出来的。上次站上面翻还摔到鼻子。

  记者:粉丝也在担心你的身体状况,会不会旧伤复发?

  夏之光:还好,就是以前学中国舞的时候,身上会有一些小伤,下雨或者练得久了会有点疼,但是没有什么大毛病。我觉得还挺好的,在节目中重新去做好多我在中专学习时候去做的事情。包括我去看《复联4》时候想到,在我19岁的时候《复联》完结了,我的一段青春也在这时候完结了,是一个刻骨又难受的心态,但挺值得纪念的。

    “网瘾戒断中心”每晚放映电影 自省要随彭楚粤去F班“不尊重导师”

  记者:外界现在把创造营称作网瘾戒断中心,你对这里的生活适应吗?

  夏之光:其实我还好,每天有在上课。上完课跟学员们一起打打羽毛球,或者是聊聊天,晚上还会有电影看。我们这边每天晚上都会放电影,昨晚(采访时间是5月10日)放的是《时空恋旅人》。电影里时间可以倒回去嘛,但他最后选择的是不再回放了,他会享受自己这一刻发生的所有事情,不管好与坏,不管是懵懂还是成熟。

  记者:其实生活还算丰富。我听说你们还有人玩老鹰捉小鸡,多大了还玩老鹰捉小鸡。(笑)

  夏之光:没有吧,有人玩吗?(有)我没有玩儿那个。我前段时间一直抓人跟我下象棋。跟南南在宿舍的时候会下,我们那边一共有六个人。现在会跟大通铺的几个同学一起下。

  记者:节目初亮相时,彭楚粤被评为F,你就有点冲动说要跟他一起去。当时心里在想什么?

  夏之光:说实话,大家四年融在一块的时候可能会有争执,会觉得太烦了,不想在一块待着。但是真的被打散放在各个领域的时候,四年的感情会不自觉的让你靠拢,想抱在一块,心与心相聚交流。当时我们一个一个去A班的时候,我们真的是发自内心的:哇!我的兄弟是A。但是小粤被评为F是我们都没想到的,我们认为他是最可能得A的那个人,作词作曲编曲各方面他都会。我跟他关系一直都很好,之前那个节目里我们也是一队的,所以我下意识就想跟他再做一次队友。赤子之心乘风破浪,从最底打到最高。

  记者:但是被导师稍微批评后,自己有反思吗?

  夏之光:对,这不是我能够左右的,如果我这样子去做其实是不尊重导师的决定。

  记者:你和粤粤的感情被大家说是“绝美兄弟情”,来岛上之后,你觉得自己是跟粤粤关系最好,还是说也交到了很多更好的朋友?

  夏之光:我觉得“好”是一个时间决定的。就比如说,姐姐你在外面的时候有好朋友,天天会在一块玩儿。但是那个感情跟你父母比的话,肯定是父母更重要,但是你不会跟你的父母天天交流。我跟小粤哥也一样,我们的感情就摆在那了,但是我们俩可能不会天天地去这边那边跑。

  记者:所以来到岛内之后,新交到哪些好朋友,让你觉得还蛮铁的?

  夏之光:南南是一个,但是我们之前就认识。林染、乔君武、贺俊雄也算。但是你要说铁的话,好像还没有那个时间和某一件事情能够让彼此有革命情感。

  记者:来节目之前,你们X玖的四个兄弟有过什么约定或野心吗?

  夏之光:反正我们四个说好了,大家一起出道。

  记者:所以你个人的目标,也是希望可以11个人的身份出去?

  之光:对,其实我现在对自己的目标是努力去把每一件事情做好。但是如果目标没达成,我也不后悔。我肯定是要冲进11人团这个目标努力的。但不止是这11个人,我也是在朝着节目以外之后的日子去努力。

  记者:X玖的粉丝可能会对你们有一种遗憾,觉得我们的男孩实力这么强为什么没有达到一个顶峰,你自己怎么看?

  夏之光:我觉得“红”是一种玄学吧。古话说的很好,天时地利人和,少一样都不行,可能还没到。但是你要告诉自己的是,不管你站在哪,我会认为自己是最耀眼的,我去努力了,我天生要强就够了。

  记者:这么想是不是你年龄的关系,因为年龄偏小,你还有不断尝试的机会。但是一些哥哥可能会有这种焦虑在,觉得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。

  夏之光:其实要是我的话,到那个年龄之后肯定也会有焦虑。但是我现在认为,为什么要焦虑呢?半百都没到呢,而且谁规定了你这辈子就一定要红,你这辈子一定要赚多少钱?人比人就会吓死人。所以不能跟其他人比,你要跟自己比,发现过得比以前好就够了。不能说人家27、8就火了,为什么我没有?人家27、8火了,跟你有什么关系,我19岁就做好19岁该做的。我爷爷一直跟我说,人千万不要攀比,攀比到最后,会把自己心态比崩了。这个世界上可能会有很多能力没那么高、各方面都没那么优秀的人成功,但是一定有他的理由,运气本身也是他实力的一部分。

  记者:我好像在跟一个长者在说话。(笑)

  夏之光:真的,大家可能会有这种想法,我的boss也没比我强多少,为什么他能当boss?你哪能这么跟人家比,不能这么比的。

   回忆少年吃苦经历 没能成团赶紧接商演交房租

  记者:感觉你现在的心态很成熟,18岁之前会比较容易抱怨吗?

  夏之光:对,以前会觉得我既然都做了,为什么没有?这世上没有这么多为什么的,没有就是没有,但是你还是得接着做。比如说我来这里是因为喜欢跳舞,既然已经做喜欢的事情了就不能因为没达到而抱怨。我觉得丧这种东西可以有,但只是特定时间的一种feel,不能把它移植到身体里。

  记者:确实现在大家说,95后00后很容易有丧文化。

  夏之光:好比我们比赛,有时候觉得好想回家啊,就说赶紧把我暂别了。但如果现在真的要你走,你甘心吗?我问了好多人包括我自己,都觉得不想。既然不想,作为一个男人这种话就尽量少说。因为没有什么意义,只会让丧的能量慢慢扎根到你身体,显得有点作,陷入死循环。你会觉得我努力也成功不了,就开始怪命。不能怪命,可能就是时间还没到。

  记者:你觉得有些事情没实现是因为时间还没到得心态是什么时候养成的?

  夏之光:其实好多事情都不是非黑即白的,非此即彼的,有太多影响因素决定事情的发展方向。所以关于成或不成,只要自己努力去做了,就没什么好再去抱怨的。

  记者:有想过如果最终没有成团,比赛结束后干嘛去吗?

  夏之光:没有成团的话,马上接几个商演。

  记者:怎么这么实际?(笑)

  夏之光:因为没有房租了!我付不起房租了,如果出去不把这个钱抵上,别说我住不了,我的猫也没地方住了。

  记者:会觉得苦吗?19岁还要操心房租的事。

  夏之光:现在不会了,以前15、16岁的时候会。那时候苦就是疼,疼到可能精神抽搐。后来15岁的时候彻底离开家,16岁开始再也不找家里人要钱了。没钱的时候真的没钱到,去学文化课,地铁、自行车换着跑,下雨天也是骑自行车,因为打车太贵了。当时公司没有底薪,文化课的钱是爸妈付,饭还挺便宜的,点个十几块钱,吃个拉面之类的。我从小就是一直苦过来的,小时候吃妈妈的苦,后来吃体力的苦、没钱的苦。

  记者:妈妈是对你期望很大?

  夏之光:我小时候兴趣班都得报十几个,啥都学过。我妈以前是一个很要强的人,她觉得她自己做不到的,她儿子一定要做到。所以她会把所有东西都放在我身上,让我努力去够。现在就完全不这样,她希望我有机会回上海来给我做菜。因为我很想吃我妈妈做的饭菜,红烧大肠。我爸爸喜欢女孩,所以小时候他基本上不怎么管我,我妈跟我说,小时候我爸都不怎么愿意抱我。结果长大之后,他开始黏这个儿子了。每天发信息问我在干嘛,平时就转发一些文章,拍一拍小猫给我看,还挺可爱的。

  记者:其实这么看,你一路坚持过来还挺不容易的。

  夏之光:对,所以跟自己比的话,生活一天比一天好,有什么好抱怨的。

  记者:对比赛之后的发展有规划吗?

  夏之光:如果成团的话,那就是跟着成团的走嘛,但是可能后期重心会慢慢往影视方向偏,我最终可能还是想做影视方面。

  记者:其实自己最大的兴趣点还是演戏?

  夏之光:最大兴趣点是舞台。我是个表演者,但是我不是一个很厉害的创作者。我也可以创作词和曲,但是要去精进或者说编曲,我有点不太喜欢,这就限制了以后去做歌手。对偶像歌手来说,创作是非常重要的事情,表演只不过是你在前期或者是在节目中的一个形式,后面还是要创作的。所以可能之后会偏向影视。但我不会忘了自己是个表演者,可能一年有几次去舞台上绽放自己的时候。

上一篇: 《凤弈》开播 何泓姗自曝徐正溪是“救命恩人” 下一篇:很抱歉没有了

相关新闻

    无相关信息

热点明星新闻

热点图片新闻

热点影视新闻